作为世界卫生组织《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的缔约方,我国承诺将在1月9日起在公共场所全面禁烟。目前,各地正在为实现公共场所全面禁烟作准备。

  今天是我国履行《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5周年的日子。但时至今日,我国仍无一部国家级的无烟立法,且囿于相关部门政企不分、烟草涨税不涨价、烟草文化难以改变等原因,禁烟道路依旧任重道远。

  卫生会议照“吸”不误

  近日来,记者走进医院、宾馆等公共场所,撷取以下镜头,从中或许能看到我国公共场所禁烟情况的缩影:

  1月6日,2011年全国卫生工作会现场。记者坐在会场的最后一排,常能闻到人们出入时带进来的一阵阵烟味。

  推门出来,记者发现会场后面的休息间里,有约10个人在吸烟,或站着或坐着。休息间自然地成了一个“吸烟室”。事实上,休息间的每个茶几上,都赫然摆放着一个透明的塑料提示牌,上面不仅印有禁烟标识,而且明确写着“非吸烟区”。

  卫生部、国家中医药管理局、总后勤部卫生部和武警部队卫生部四部门要求,2011年起全国医疗卫生系统全面禁烟。然而,从上述情景看来,实现这一目标的任务仍然艰巨。

  男厕是“重灾区”

  1月5日,北京一家医院的门诊大楼。大楼内禁止吸烟的标识随处可见。候诊区的电视上不时播放以“拒绝烟草、追求健康”为主题的短片,片中吸烟者严重病变的肺部强烈冲击着人们的眼球。

  即便如此,吸烟行为并未在这个要求禁烟的医疗场所销声匿迹。医院的男厕所是“冒烟”的“重灾区”。走到位于门诊大楼二楼的一个男厕门口,一股烟味扑鼻而来。

  酒店怕“得罪”客人而纵容

  1月5日,北京金融街一家国际知名连锁酒店。酒店大堂的咖啡区,分有吸烟区和非吸烟区。餐厅也分成吸烟区和非吸烟区。坐在非吸烟区,能看到吸烟区冒着的烟雾。

  酒店服务员说,分区后还经常有客人在大堂吸烟,他们都会上去提醒,但有时客人不理会,为了不让客人生气,他们往往也不再坚持。

  控烟立法缺失系原因

  这一现象的背后,是控烟手段的乏力。漂亮的烟草包装,充斥荧屏的烟草广告、促销和赞助活动,低廉的烟草价格等等,这一切都显示了烟草在我国的“生命力”。

  这一现象的背后,是控烟立法的缺失。《烟草控制框架公约》要求,缔约方应积极促进采取和实行有效的立法、行政或其他措施,以防止在公共场所接触烟草烟雾。但我国至今没有全国性的控烟条例。

  李新华说,现在控烟最大挑战是没有形成社会氛围,没有觉得吸烟危害他人健康。控烟不是歧视吸烟者,而是帮助他们。有法就好办了,让吸烟者有一个约束的环境,吸烟自然就会减少。